成考故事

成考生口述自己拿“金蝴蝶奖”经历

2020-03-29 09:25:01 广东成人高考服务网 1

 北京电影学院继教院有个化妆班,每年新生中女生居多,老师们说:女孩子天生会打扮,学化妆得天独厚。翻开化妆班2008届的毕业合影,26人的班里只有1位男生,这个陪衬全班“红花”的“绿叶”叫余克玉。“绿叶”余克玉学习上却不甘做绿叶,他3次摘得中国化妆造型界专业性评选最权威的奖项——“金蝴蝶奖”银奖,多次被剧组聘为专业化妆师,去年又成立了化妆工作室。

  化妆班来了位“党代表”

  2003年,20岁的余克玉为考取中央美院,独自一人背着被子和画板,从安徽阜阳老家进京参加高考美术辅导。在四元桥附近的一个两居室里,余克玉白天和20多名同学一起上课,晚上就铺开被子以地为床。因文化课未过关,余克玉最终与中央美院擦肩而过。

  2006年,有备而来的余克玉再次进京,这次他准备参加成人高考,目标是北京电影学院继教院的化妆专业。经过专业课和文化课的选拔,最终余克玉以优异成绩被录取。

  第一天报到时,满心欢喜的余克玉走进班里感觉气氛异常,仔细观察后他差点“晕倒”:报到的26个新生中,除自己外清一色是“娘子军”,连授课的都是女教师。老师打趣他:“你就是我们这支‘红色娘子军’的党代表。”余克玉笑称,虽然“物以稀为贵”,自己在班里经常受到女生帮助,可第一学期也曾想退学。原来专业课练习时,别的同学两人一组互盘发型,他却因“自身条件不过硬”不好意思张口。练习化妆时,不好意思请同学做模特,他就对着镜子为自己化妆,这反而让余克玉找到了为不同人物造型的感觉。上课前,老师常会问:“‘党代表’来了没有?”“目标明显”的余克玉从不敢有逃课的想法。

  老师和同学的帮助让余克玉至今心存感动:一次专业课考试时,他因故不能准时参加,等赶到考场时老师专门等着他。误了吃饭时间,同学们悄悄送上帮他买的饭菜。余克玉用沉甸甸的奖杯,回报了老师和同学的关爱:2006年获得第二届“金蝴蝶奖”银奖、2008年获得第三届“金蝴蝶奖”特殊造型妆和古代造型妆2个银奖。

  3小时给1000人化妆

  在校期间,余克玉就用过硬的化妆技能,赢得了专业剧组认可。他曾作为《惊蛰》、《人命如天》、《季风森林之母鹿》等剧组的化妆师辗转全国,现在已成为业内小有名气的专业化妆师。

  化妆师的名字听起来时尚,但投身这项工作后,余克玉才发现要把形象塑造好,不但要具备专业技能,还要有吃苦的韧劲儿。在剧组工作时,余克玉要在别人起床前整理好化妆用品,以便于演员起床后就可以化妆。一次随剧组在大兴安岭拍摄时,虽然是夏天,但密林深处的泉水依旧冰冷刺骨,站在水里不一会儿腿就抽筋了。当演员在溪水中拍摄时,余克玉立即挽起裤脚下到溪水中,随时准备补妆。半天的拍摄完成后,余克玉的双腿冷得失去了知觉,好几天缓不过劲儿。

  在为一部反映矿工生活的电影担任化妆师时,余克玉需要一天内将1000多名群众演员化妆成矿工。接到任务后,余克玉做成化妆“流水线”:为演员面部涂抹油脂、搽上煤灰、在脸上喷出汗水……随后,他和几名助手对附近宾馆的数名服务员进行了速成培训,每人负责“流水线”的一个环节。最终,1000余个“矿工妆”在3小时内全部完成,余克玉累得双手举不起来。

  下一个目标是考研

  2008年夏天,余克玉终于有了自己的化妆室,他的专业得到进一步的施展和提高。同时,他与朋友开办的摄影棚也顺利开张。在工作中辛苦并快乐着的余克玉,并没有满足于现状,他的下一个目标是成为化妆专业的研究生。

  余克玉的化妆室位于北三环蓟门桥附近,摄影棚在东三环双井桥附近,不随剧组外出化妆的间隙,余克玉就在两地之间来回奔波。他的背包里,经常放着考研英语复习资料,路上也抽空看上几页。

  2008年圣诞节,余克玉负责一个广告的化妆一夜未眠,第二天早晨又赶到化妆室为学生讲课,下午去西直门拍一个药品广告,而后又在摄影棚里和客户一直谈到深夜。极度劳累的他仍不忘拿出教材读上一段英语后才休息。随剧组拍戏时,余克玉也是随身携带考研教材,演员拍摄中的空闲就是他的学习时间。

  谈起理想,余克玉说自己改变了最初当导演的想法,因为在化妆这一行,他看到了一行属于自己的脚印,它虽然稚嫩,却不断向前。余克玉说,每个人都会找到一个属于自己的舞台。他的舞台就是化妆。他还要学习摄影和图片方面的知识,他相信那将会为他打开一片更广阔的天地。他说,学习是打开广阔未来的金钥匙。


咨询
指南
院校
报名